龚玉娇(Michelle)から

Wharf Workshop 2019学员总结

龚玉娇(Michelle)

7月17日到8月5日,我和另13位工作坊成员在横滨若叶町码头剧院相遇,共度了二十天集体生活、集体创作的时光。

我们以戏剧家、码头剧院管理者佐藤信导演写作的《到达的人》为蓝本,结合来自影像、舞蹈、能剧、即兴创作、戏剧理论等不同背景的老师所教授的课程内容,以工作坊成员自身为材料,最终发展成了一部一小时的作品。

在横滨码头剧院的二十天,戏里戏外都有一种“梦境感”。 或许是因为《到达的人》这部作品的主题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移动”所决定的。这部作品需要我们通过表演塑造一个“离群的孤独的人”,带着他的“灵魂”来到码头剧院的空间里行走生活,演出结束“他”便不再存在,整个演出的过程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又或许是在Wharf工作坊课程外的体验,和其他成员们的集体生活,每晚的天台畅聊,早上肩并肩刷牙,同吃同睡,一起行走在横滨的街道。工作坊结束大家告别,如梦初醒。直到今天,关于工作坊的许多片段还会像幻灯片一样时常在我脑中闪现。

码头工作坊最有趣的地方是可以和不同艺术领域的前辈老师们上课学习。有清水老师、鹈沢光老师的能剧课,饭名老师的影像课,启子老师、松岛老师的肢体和即兴课,佐藤老师的创作课,内野老师关于《日本当代剧场》的理论讲解课,以及高桥老师的戏剧批评课。

其中,能剧课是对我而言挑战最大、却最有趣的课程之一,因为此前我从未接触过能剧。这次在工作坊里我们不仅学习了能剧的基本程式和唱段,还亲身体验表演了《杨贵妃》和《源氏物语》中的小段落。在一个周末,我们还集体观摩了一场横滨能乐堂的能剧表演,更深刻地感受到能剧的独特魅力,也更理解了清水老师谈到的,能剧表演是“让逝去的灵魂说话”这句话的涵义。

饭名老师的影像课给了我很多启发。从第一次课饭名老师为大家拍摄肖像,到互拍影像捕捉时间的流逝,再到我们各自创作“从出生到死亡”的影片。最终都被饭名老师加工、编辑,用在了演出呈现里。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完整地看到和学习影像艺术家如何介入一部舞台作品的创作。舞台影像一直是我非常感兴趣的领域。饭名老师的课让我更深刻的理解了影像和表演、影像和空间、影像和时间的关系,让我更有兴趣在未来创作中继续探索舞台和影像的实践。

启子老师、松岛老师的肢体课,教了许多在肢体创作中非常有用的方法,也带给我们最多的欢乐。启子老师的“分解身体”的理念和“接触即兴”的方法,松岛老师的“零重力练习”和“Funktion元素练习”,都让我受益匪浅。

而佐藤老师就像个魔术师一样,他的创作课每天都有惊喜发生。从最开始的蒙眼练习、雕塑练习,到分小组自由创作。他永远鼓励我们打破思维定势,去创造新的东西,去进步。最后的工作坊总结中,佐藤导演甚至给每个成员分别做了点评,他对每个个体成员的关照、爱护、鼓励,对于年轻艺术家,是一份有巨大能量的指引。

还有最温暖我们的Wharf的工作人员们。翻译家延江老师的大力帮助让我们可以和日本的朋友们沟通交流、剧作家导演Kyle从生活到剧场都是我们的领路人、舞者小林帮我们记录了最珍贵的影像和文字资料、厨师Kakumi每天都把我们喂的饱饱的、还有话不太多但非常勤奋的旅舍管家……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给予了我们最重要、最宝贵的帮助……

而回顾这二十天的工作坊,并没有一节传授表演技术的课。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正是佐藤老师想传递的,一个“亚洲”共有的思想——方法是有限的,但人的精神、哲学会永远流浪在这个世界。二十天的时间,在横滨码头剧院相遇的这些灵魂,都走进了我的心里,这或许是我参加这次工作坊最珍贵的收获吧。

WHARF workshop 2019

アジアの舞台芸術にかかわるあたらしい担い手 のための「波止場のワークショップ」 “The Wharf Workshop” for uprising figures who will lead the future of Asian Performing Arts 「码头工作坊」参与亚洲舞台艺术的人为对象

0コメント

  • 1000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