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の応答

みんなからひとり遅れて、無人の若葉町ウォーフに残ったDoreen Toh(Singapore)から届いた、最初のreflectionです。彼女は期間中毎朝一時間、ひとり早起きして、スタジオでヨガと瞑想の時を過ごしていました。


Just written my thoughts about the questions been asked in the quiet Wharf..

1) What’s good about this workshop?

-启发了我对创作的推动力

-挑战表演者的既定操作模式

-误解和过度解读也是一种沟通的渠道

-了解到“决定”的重要性

-创作是汇集,不是个人

-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看到自己更多了

2) What is there to improve?

时间上的安排可以长一些,无论是上课或讨论,也许是翻译上把时间给压缩了。

3) Like and dislike

我喜欢大家都可以住在一起,可以有更多交流的机会。我也喜欢这次安排了不同类型的课,尤其是松岛老师的“banana roll”让我能更好地意识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肉并加强它。

唯一觉得不舒服的是彼此能更有意识到大家都处在同一个公共空间,互相尊敬空间的运用而不只在个人生活习惯上。

No Boat in Sight,

yet leaving a trace of sight.

WHARF workshop

アジアの舞台芸術にかかわるあたらしい担い手 のための「波止場のワークショップ」 “The Wharf Workshop” for uprising figures who will lead the future of Asian Performing Arts 「码头工作坊」参与亚洲舞台艺术的人为对象

0コメント

  • 1000 / 1000